奇异恩典 > 分享 > 武汉志愿者团队:“逆行跨境”31天清运医疗垃圾

武汉志愿者团队:“逆行跨境”31天清运医疗垃圾

[导读]:2月26日,武汉市一家医废处理厂外,工作人员在排队等待将搬运来的医疗废物运进处理厂。中青网中青报记者 赵迪/摄 这一天,是王宁支援武汉的第31天。作为一支医疗垃圾清运团队的...

  2月26日,武汉市一家医废处理厂外,工作人员在排队等待将搬运来的医疗废物运进处理厂。中青网⋅中青报记者 赵迪/摄

  这一天,是王宁支援武汉的第31天。作为一支医疗垃圾清运团队的领队,他像往常一样测量队员的体温、检查防护情况,然后安排每台车的运输路线,直到晚上收到妻女发来的祝福视频,他才想起吃碗面庆生。

  1月23日,为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武汉采取“封城”措施,医疗垃圾清运成了难题。各大医院的医疗废物包括医护人员防护服,病人的衣物、被褥、毛巾,病区的盒饭,病人的呕吐物等。根据《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医疗废物停留的时间应不超过48小时,然而在接诊忙碌的医院,医疗废物暂停间不到半天即“爆仓”。

  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志愿者挺身而出,穿梭在各大医院之间,负责医疗废物的收集、整理、运输、清运和处置。

  1月27日,湖北省生态环境厅在省内征集医疗废物运输车辆。两天后,王宁带着11名司机和押运员,开着5台装满周转桶的医废运输车,带着10万个医废垃圾袋,从襄阳“逆行跨境”来到武汉。“当时武汉医疗废物骤增,医废收集转运能力严重不足,不及时清运非常容易造成二次污染。”王宁说,他所在的湖北中油优艺是一家以处置工业危废和医疗废物为主业的民营企业,大家就是专业干这个的,有责任支援一线。

  押运员彭洪波到武汉后,得知在老家的妻子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孩子也因为密切接触被隔离了,“那一刻感觉天都塌了”。彭洪波在团队的安抚下平静下来,虽然非常担心家人,但他知道即使马上回去也需要隔离14天,无法陪伴家人,而此时的武汉“更需要我”。

  “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是在非典后才发展起来的。”工作了8年的王宁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之前他干这份工作常遭遇冷眼,“许多人觉得我们就是收垃圾的,垃圾车靠近人群聚集区时,常会有人赶我们走”。

  “到武汉后,我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王宁感慨,在车队开往武汉的路上,过路司机向他们行礼致意。由于对武汉的路况不熟,队员们只能依靠手机导航找各个医院,手机很快就没电了,加油站工作人员得知后赠送他们充电宝。还有医院主动给他们送水果、牛奶,把车厢驾驶室塞得满满当当。“我们体会到了什么是职业自豪感和荣誉感,也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刚到武汉那段时间,医废处理压力最大。他们每天7点出门,一辆车得拉5趟,常常忙到晚上12点甚至凌晨3点,但似乎怎么拉都拉不完。没有人能确切知道,武汉市每天正产出多少医疗废物。王宁记得,那时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一天要处理近1000套废弃的隔离衣和防护服,还有无数残留余液的输液管、患者用过的物品。

  所有医疗废物需要先装在明黄色的医废垃圾袋内,袋子上都有二维码,可以实时追踪防止丢失,然后再由黄色的医废垃圾桶拉到医疗垃圾间。一个医废垃圾桶大约六七十斤,由于他们的运输车没有电动升降尾板,装卸这些医废垃圾桶只能两个人配合着扛。一台运输车可装18个周转箱,5趟下来就意味着他每天得用力弯90次腰,“到晚上,胳膊、腰酸得都不能动了”。

  湖北中油此前拥有5000只周转箱,又陆续购入了2000只,还是满足不了暴增的运输需求。“连绿色的厨余垃圾桶都加入了战‘疫’。”王宁说,因为防护服体积大,没装多少就占满一个桶,而且装满医废的桶需要跟车一起拉走,所以必须有消毒好的空桶进行替换。

  王宁告诉记者,每次搬完后还需要集体消毒,大家拿着酒精喷壶相互喷,手套、防护服、鞋底,车厢内外也都得进行一次消毒。然后再开往20多公里外的废物处置点。每个处置点都会排队,短则半小时,长则两小时,“排队等车的时候,我们经常靠着车窗就睡着了”。

  晚上回到宾馆,不能直接休息,王宁还要给队员们消毒、测体温。“消毒是最关键的步骤,不能嫌麻烦。”他告诉队员,下车后从头到脚给防护服消毒后扔到医废垃圾桶内,然后对车辆消毒。进房间前,脱掉的外衣裤放到门口,再消一次毒才能洗澡、吃晚饭,“一套流程下来需要近一个小时”。

  “刚来武汉时,工作强度大,家人也担心,每天都恨不得用酒精把身上擦个遍。”队员董清说,王宁经常叮嘱大家绝对不能用手随意触摸自己的脸,首先要脱离作业空间,把手套全部脱掉,用酒精消毒,然后用抽纸进行擦拭。“由于防护十分到位,我们没有人被感染。”

  “这一个月真的还挺难的。”王宁说,刚来的时候带的物资不足,吃了好几天泡面,没想过会待这么久。武汉天气变暖后,队员们来时穿的厚羽绒服脱掉冷,可穿在防护服里又热得一遍遍湿透,后来找来些工装才解决问题。头发也没地方剪,穿防护服头发会湿透,特别难受还不安全,王宁便找来一个推子,给队里成员几乎都剃了光头。

  除了物资紧张、休息时间不够,最让队员们感到难捱的,是巨大的心理压力,“如果谁咳嗽了一声,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感染了,前期都是在这种极度不安的恐慌中过来的。”

  2月4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开始收治患者,产生的第一车医废就是由王宁带团队清运的。“火神山当时还不具备储存条件,只能当天处理,因为那里收的全是重症患者,一进去就打心底里恐惧,后背直出冷汗。”

  随着疫情发展,王宁的团队从最初的12人5辆车,分3批增加到93人35辆车,截至2月5日,累计转运医疗废物次数超过900次,转运医疗废物量超过500吨。

  据生态环境部通报,湖北省医疗废物处置能力较疫情发生前翻了一番,武汉市每日医疗废物处置能力已超过100吨。

  “原来每天得拉5趟,现在拉两趟就够了,各大医院已经基本实现‘日产日清’,连医废垃圾桶都不缺了。”王宁说,也许自己的生日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106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