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寻子十五年 “梅姨案”被拐孩子父亲的悲与喜

寻子十五年 “梅姨案”被拐孩子父亲的悲与喜

[导读]:3月6日,申军良开车从济南赶往广州。过去15年,这条路线他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好在这一次,这条崎岖曲折的寻子路,终于驶向了团圆。 妻子于晓莉永远记得,那天自己正在做饭,家...

  3月6日,申军良开车从济南赶往广州。过去15年,这条路线他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好在这一次,这条崎岖曲折的寻子路,终于驶向了团圆。

  妻子于晓莉永远记得,那天自己正在做饭,家里突然闯入两个男人,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和嘴巴。一股类似药酒的味道在鼻尖弥散开来,她睁不开眼,也说不出话。等到挣脱时,孩子不见了。

  人生自此迎来巨变,申军良辞了工厂高管的工作,常年奔波在寻子路上,负债一度达数十万元。他和妻子后来又有了两个孩子,等到孩子学会说话,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教孩子背下自家的地址、电话,并学会遇到危险时如何呼救。

  这次终于要接大儿子回家,申军良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这趟来是接我孩子回家,家里所有东西都给他准备好了。今天知道他的身高体重后,把衣服也给他买好了,从里到外的都准备好了”。

  但在喜悦之外,他也有一些害怕,或者应该说是担忧:“15年不在身边,孩子会不会嫌弃我?会不会排斥我?”

  3月5日,申军良接到广州警方的电话,通知他和家人可以前往广州准备认亲了。这一天恰好也是24节气中的惊蛰,“时至惊蛰,阳气上升、气温回暖、春雷乍动、雨水增多,万物生机盎然。”对于申军良一家来说,找到儿子申聪,何尝不是“万物生机盎然”的开端。

  出发前去见儿子前,他和妻子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家里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床也收拾出来了。”警方在介绍申聪近况时,也告诉了他申聪目前的身高体重,于是他和妻子立马着手去给孩子买了衣服,“从里到外,袜子、内衣到衣服,包括鞋子,都买了全新的。”

  从济南到广州,全程1800余公里,一条申军良再熟悉不过的路线。过去几年,为了维系生活,申军良来到山东济南,在表哥的家具厂打工。但只要一有儿子申聪的线索,他就立刻放下工作,往广东跑。据他之前统计,曾经一年七个月的时间里,他往返两地寻子的各项花费达20多万,光是印发的寻人启事就有十万份。

  路程漫长,刚好可以用来整理他此刻复杂的情绪。途中,申军良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篇长文:“今天是想跟大家宣布一件喜事,我的儿子申聪找到了!”

  申军良说:“想了很久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头,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汇才能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很抱歉今天才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今年春节之前,广东警方就已经告诉了我,申聪找到了,但是因为涉及拐卖儿童案件以及人贩子‘梅姨’的下落问题,我一直没能见到申聪,所以也没有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大家”。

  当年孩子被抢时,尚不满一周岁。如今,15年过去,昔日稚子应当已经长大成少年。在申军良的记忆里,对于儿子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哭起来抱着父亲不撒手,哭湿自己整个肩头的婴儿形象。他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儿子再哭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人愿意抱抱他。

  在朋友圈的长信中,申军良写道:“警方说,现在申聪跟着养父母在一个乡镇上生活,他的养父母长期在外面打工,家中的生活也不是很富裕,但是申聪的身体很健康,现在正在读初三。我听到这些消息心里真的又开心又难过,难过是因为听到他过得并不好,但又欣慰至少申聪身体健康。儿子,爸爸欠你15年的父爱,请让爸爸用余生的时间来好好补偿你。”

  “我终于可以见到申聪了,我日夜思念的孩子,不知道你现在有多高,有多重,是否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样子。从知道申聪被找到的那一天,这些问题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转啊转,我幻想着跟你相见的那一天,我应该穿着怎样的衣服,迈着怎样的步伐走向你。”

  过去15年,因为执着寻子,也因为嫌疑人“梅姨”迟迟没有落网,申军良的身影和故事曾多次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但申军良不知道,儿子是不是有看到过这些报纸或者电视,他有没有对这个一直坚持寻子的“陌生叔叔”感到似曾相识?

  申军良有些担心,这些年,自己一直在外漂泊,早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爸爸已经落魄的不成样子,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他不知道,等到真正见面后,自己是不是该问儿子愿不愿意跟自己回家,“因为我心里很怕,怕你觉得我陌生,怕你不愿意跟家人走近。这些问题都在我的脑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爸爸每天都期盼着与你见面的那一天,可是爸爸又很怕,怕自己没有准备好去迎接你回家。”

  在申军良15年寻子路上,有一个人不得不提,这个人就是他之前提到的“梅姨”。这个只有模拟画像,始终没有露出真容的女性,至今仍是笼罩在许多被拐儿童家庭上空的阴影所在。

  2005年的1月4日,申聪丢失的那一天,申军良像往常一样出去上班,留下妻子于晓莉在出租屋内做饭。突然两个男人闯入家里,捂住了于晓莉的眼睛和嘴巴。一股类似药酒的味道在于晓莉鼻尖弥散开来,她睁不开眼,也说不出话。大概十分钟左右,她终于挣脱,孩子已经不见了。

  于晓莉后来认出来,抱走申聪的正是住在斜对门的平、陈寿碧夫妇。再回忆时,一切似乎早有苗头。于晓莉记得,有一次自己去上卫生间,将儿子放在了房门口的学步车里,但出卫生间时却发现孩子不见了。最后,通过对门虚掩的房门,他们在邻居的被窝里找到了申聪。彼时,这对刚搬来不久的夫妇解释说,是在喂申聪饼干。申聪被抢走的前几天,这对只在出租屋停留了20天左右的新邻居就搬走了。

  2016年3月,平、陈寿碧等多名嫌疑人被抓捕归案,其中嫌疑人张维平参与拐卖了9名儿童,在申聪案中,他作为交易中间人,将孩子转卖到了别处。张维平被捕后曾交代,9起拐卖儿童案均通过一个叫“梅姨”的中间人完成交易。2017年6月中旬,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在向社会发布征集线索通报时,公开了一幅“梅姨”的模拟画像。

  “梅姨”,线米,会讲粤语和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地区活动。除此之外,再无更多有效信息。

  2018年12月28日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维平、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拐卖儿童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至于“梅姨”,截至目前,尚无其落网的消息,也因此,其余几位像申聪一样被拐走的孩子迟迟没有找到具体买家,归期未定。

  7日,申军良就要见到大儿子申聪了,关于未来,他表示:“希望能够尽快将孩子接回去,找个好学校,让孩子受到好的教育。这个案子我已经跟了15年了,希望孩子能早日回归家庭,能早日过上普通的生活。也希望落网的人贩子都能受到严惩,两个已经判死刑的人贩子能够立刻执行,其他人贩子能够尽快落网。”

  3月6日晚十时许,北青报记者联系到申军良。当时,他正在前往广州的路上。申军良说,自己给孩子带了全套全新的衣服,希望能早点见到儿子并将其接回。

  申军良:突然间电话非常多,现在就是希望快点把孩子接回去。希望已经落网的人贩子都能受到严惩,两位已经判死刑的人贩子能够立刻执行,其他人贩子能够尽快落网。

  申军良:带了衣服,从里到外,从袜子、内衣到衣服,包括鞋子,都买了全新的。接到警方的消息之后,我也立刻去准备了。

  申军良:找的地方真的太多了,印了一百多万份的寻人启事,到了广东各个地方,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外面去寻找。这个案子我坚持寻找了15年,如果不是我一直在找,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梅姨”,也不知道人贩子拐卖了这么多的孩子。

  申军良:希望能够尽快将孩子接回去,找个好学校,让孩子受到好的教育。这个案子我已经跟了15年了,希望孩子能早日回归家庭,能早日过上普通的生活。

  今天是我儿子申聪14周岁生日,已走在寻找他的路上十三年多时间,每年春节,都会给儿子放好碗筷,前面13个春节,他的位置都是空在那里,今年(2018年)春节,希望儿子申聪的位置不再空在那里,希望你能尽快回家,很感谢大家一直来的关注和帮助。

  突然看到两年前的一个报道,那时自己刚受伤不久,记得当时自己还没有康复,走路还比较困难,只因人贩子张某当时说谎话,说是把我儿子申聪卖到了广州市增城区湘江路附近,迫不及待的就去了增城寻找,在那里一找就是一年多。

  在增城的那一年多时间里,寻人启事发了十多万份,那段时间,像人们常说的“挖地三尺”一样寻找,后来人贩子张某老实交代,他把我儿子申聪是通过一个称呼“梅姨”的女人卖到了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他们一起合作,包括我儿子,至少拐卖了八个孩子到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

  从28岁到42岁,将近15年,从未像近几天这么高兴过。从不知道人贩子跑哪去了到人贩子落网,又带出了8个孩子,将近15年,终于找回了2个,虽然我儿子还没找到,这个好消息,没有人能比我更加高兴。

  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当时兴奋的坐着也不行,站着也不行,不停的走路,在小区不停的转圈,整整在小区转圈走了一个晚上,感恩公安这么多年的尽力侦破!感恩所有媒体朋友对我们的帮助!感恩志愿者和社会爱心人士对我们的帮助!感恩所有关注和帮助我们的朋友们!相信在大家的帮助下,人贩子“梅姨”会很快归案,另外7个孩子也会很快找回!感恩!

  今天是1月4日,2005年1月4日申聪被抢走到今天为止,已经是第15年了。这15年来,每一年的这一天对我来说都是最艰难的时刻。我已拿出一生中最好的15年来寻找我的儿子,只想换回儿子回家,可至今还是杳无音讯。

  当别人忙于工作,向着美好的生活奋斗时,我走在寻找孩子的路上;当别人一家人在饭桌上欢声笑语共进晚餐时,我一个人在小旅馆吃着泡面;当别人生活越来越美好时,我不停地向所有亲戚朋友借寻找儿子路上的费用……这十五年来,经历了太多的心酸和苦楚,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但是,这些都不值得一提,我只希望我的儿子能跟我回家,正确地说是,希望找到申聪的消息,让我知道他还在这个世界上,还在幸福地生活着。

  2020年已经开始了,我想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儿子,无论以后他想在哪里生活,我们全家人都会尊重他的选择,我们只是想知道他在哪里?过得好不好?身体健不健康?有没有受委屈?

  这15年里,我们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真心的感谢你们,你们给的帮助我永远都会记得。感恩一切!希望2020年能为我带来好消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120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