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30多对“一线夫妻”奋战在金银潭医院!咬紧牙关

30多对“一线夫妻”奋战在金银潭医院!咬紧牙关

[导读]:我们肯定要战斗到最后,你我都要做好长期准备。2月13日中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内,检验科医生吴志强和妻子的对话掷地有声。 张丽和黄汉平在隔离衣上互相写下名字和祝福的话语,...

  “我们肯定要战斗到最后,你我都要做好长期准备。”2月13日中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内,检验科医生吴志强和妻子的对话掷地有声。

  张丽和黄汉平在隔离衣上互相写下名字和祝福的话语,穿上隔离衣,大家都长一个样子,只有写下名字才能互相认出彼此。

  54岁的黄汉平身兼两职,担任医院北二楼医疗顾问和南三楼隔离病区查房工作,51岁的张丽是南三楼病区主任。

  两人是湖北医学院(现武汉大学医学部)校友,毕业后结婚,又在一起工作。2003年两人曾一起携手参与了武汉抗击非典疫情的战斗。

  平日,两人均在自己科室里忙碌。疫情爆发后,两人又有机会一起并肩工作,一起查房时,他们会为对方在防护服上写下名字和“加油”。

  一位张丽主治的患者病情有了很大好转,查房结束准备离开时,患者双手合十向张丽表示感谢,张丽说:“这是作为医生最开心的时候,证明你为病人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42岁的周霞和杨智峰,分别担任南三楼副主任和综合三病区医生,2001年,两人一起进入金银潭医院工作,2003年喜结连理。

  夫妻俩工作的两栋楼相隔不远,但两人也极少能见面,最长的一次,两个人半个月未能相见。除去工作,两人只挂念家中老小。每次谁回了家,就拍一些孩子的照片和视频,发给对方,以作慰藉。

  36岁的邓雄波是医院放射科主管技师,妻子谢家强今年35岁,是耐多药病区的护士。两人结婚十多年来感情和睦。

  一个多月来,为了避免传染,邓雄波和谢家强没有回过一次家,全勤投入到医院抗击新冠疫情的工作中。

  42岁的李翼是南二楼医生,41岁的丁菡是北五楼医生。两人2002年一起进入医院工作,在医院相识相恋,2004年结婚,孩子今年11岁。

  夫妻俩都奋战在一线,他们担心自己的衣服鞋子会把病毒带回家,感染孩子,便自我隔离,把孩子送到老人家中由老人照顾。

  孩子就快升初中了,待疫情结束,他们希望有时间抓一下孩子的学习,孩子能上个好高中,以后能考上一所好大学。

  综合二楼医生李华东和北五楼医生吴霜是广西医科大学校友,夫妻俩今年都是39岁。现在,他们的女儿7岁半了。

  孩子放寒假后,被奶奶带回了河南老家。1月20日,夫妻俩一起上了抗“疫”一线,之后,俩人分别住进了酒店,见面都要带着口罩,互相提醒对方注意防护、加强营养。

  吴霜说,女儿一直想看大熊猫。待疫情结束,他们想休个年假,回老家一趟,接老人和女儿一起去成都,看大熊猫。

  42岁的刘炜现任北五楼医生,44岁的方国妍是检验科护士。两人在医院相恋并结婚,女儿今年将要高考。女儿的身体不好,疫情爆发后,夫妻俩把女儿送到了孩子姨妈家,托姨妈照料。

  见到刘炜时,他刚刚查房出来,额头上挂满汗珠。刘炜说,连续工作一个多月,身心都很疲惫。家里养了两只猫,夫妻俩下班后,会一起做做卫生、逗逗猫,放松调剂下。除了这些,工作就是夫妻俩所有的生活。

  提到女儿,方国妍止不住地流下眼泪,女儿一直在长个,外加面临高考压力大,身体不太好,重度贫血。

  “我们忙于工作,一直没有注意到她的情况,直到春节前才发现不对劲,紧急送到医院接受了两天输血治疗,但因为疫情,治疗进行到一半就中止了。”

  疫情爆发后,两人身处一个科室,却只有下班后才能相见。检验科是抗击病毒的最前线,与病毒短兵相接,直接面对面。夫妻俩都经历过非典,身处传染病专科医院,长期与病毒作斗争,弦一直绷得很紧。

  吴志强对妻子表示:“战斗是我们从这里打响,我们就肯定要战斗到最后,大范围的疫情结束后,还会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这个时候,综合性医院可能可以进行休整,但金银潭医院肯定要继续战斗。我们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对于丈夫的想法,熊焰表示支持。她希望疫情结束后,能有机会去一趟祖国的西部,看一看那里的大好河山。

  51岁的张绍斌现任北四楼隔离病区主任,47岁的王芳是综合二楼护士。两人结婚24年,儿子已经上大学。11年前,夫妻俩一起进入金银潭医院工作。

  张绍斌说,这么多年,他从没有跟妻子一起出去玩过。战“疫”胜利后,有机会他想带着妻子出去转转,过一下二人世界,放松下身心。对此,王芳笑着回应,“这句话他说了好多年了,我已经不信他了。”

  王芳含泪表示,她最想回宜昌老家看看父母。今年春节,她本想回家陪父母过年,疫情发生后接到了医院的动员令,她告诉父母没法回家过年了,父母寄了一大箱肉糕、肉圆、腊肉等家乡特产给她,“他们年纪大了,想好好陪陪他们,给他们补上一个团年饭。”

  34岁的康伯寅是北四楼医生,30岁的吴媛君在南六楼任护师。2月14日,是两人结婚六周年纪念日。

  同在医院,夫妻俩的工作都很忙。6年前的这一天,他们跟部门领导打了招呼说迟到一会,早早赶到硚口区民政局,是当天该局第一对领证的夫妻。领完证,当天上午10点,两人就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今年小年,夫妻俩本可以休息一天,前一天晚上,两人忙到9点下班,带着3岁的孩子赶回青山娘家已经是夜里10点。本打算小年跟家人吃个团年饭,可刚给孩子洗完澡睡下,就接到了医院的动员令。

  小年当天,两人起了个大早,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后火速赶回医院。从那时起,两人再也没见过孩子。

  46岁的涂超是南七楼ICU主任,43岁的程芳是南六楼护士长。两人于2001年结婚,女儿今年已经上高三。

  2019年12月29日,涂超值夜班,接诊了7个不明原因肺炎病人,从那时起,他再没回过家。随着疫情爆发,程芳也上了一线,两人根据医院安排,住到了不同的酒店,女儿则交由爷爷奶奶照顾。

  “常年接触不同的流感病人,我不害怕,但我有些担心涂超。”程芳说,丈夫在ICU的工作非常繁重,经常熬通宵,很担心他年纪大了,撑不住。

  虽然两人工作就在上下楼,但大多时候,两人只能在上班的路上偶遇。起初,夫妻俩会聊聊天,但随着疫情的加重,很难再找到轻松的话题,遇见了,两人会很默契的,一起安静地走一段共同的路。

  从女儿上高中开始,程芳就计划着,等女儿高考结束,一家人去一趟欧洲,但涂超一直没有答应。程芳说,上一次一家人出去玩,还是女儿初中毕业,涂超请了5天假,之后,他再也没有休过假。

  42岁的余婷现任南四楼副主任,37岁的丁娜是南六楼护师。两人2008年结婚,女儿已经11岁。

  从去年12月30日起,丈夫余婷就住在了病区的医生值班室,只有偶尔换洗衣服时才回家。几次回家都是深夜,女儿睡了,他就悄悄地看一看女儿。

  工作时,夫妻俩只隔了一层楼,但也很少相见。丁娜回家的次数多一些,每次两人见面,都是妻子回家后拿了换洗衣物送给丈夫。

  对于疫情结束后的生活有何期待,余婷表示:“现在,我只想着咬紧牙关,挺过这个阶段。我俩都是很理性的人,经过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后,身心俱疲,可能会出现很大的不适感,放松身心、调整心态,顺利融入正常秩序的工作和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休息时间一家三口出门转转就很幸福。”

  50岁的胡火平是医院放射科主管技师,同样50岁的董敬昀是医院供应室主管护师,两人在医院相识相爱,于1994年成婚,儿子已经25岁。

  疫情爆发后,妻子董敬昀主要负责医疗器械的收、洗、消毒、发放等工作,虽然有风险,但上班时间比较规律,一般早上7点到医院,晚上6点可以下班回家。

  丈夫胡火平的主要工作是为无法行动的危重病人拍床边片,即使身穿防护服,但风险还是很高,因为他经常需要托、抱病人。胡火平的动手能力很强,他自己动手,在家门口和阳台上安装了两个紫外线灯,每次回家,都会对衣物等消毒。

  有一次,胡火平连做了17个床边片,不断地托抱病人,N95口罩被蹭掉。事后,一家人都非常紧张,回家后,一家三口都保持距离。

  “这个时候是最可怕的,最让人焦虑的。”董敬昀说,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病患,无法确定是否会被传染。一家人提心吊胆过了好多天,经医院进行体检确认没事后,三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性格爽朗的董敬昀希望在疫情结束后,希望能有一个月的假,跟着老胡,把广西、云南、贵州玩个遍。“当然,这肯定很难实现。”

  51岁的陈莉小小的个子,说起话来清脆爽朗,是医院后勤部的食堂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19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