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逃了25年,我想回来。”沙市金库特大杀人抢劫

“逃了25年,我想回来。”沙市金库特大杀人抢劫

[导读]:从5日晚7时,到6日晚9时,这期间的26个小时,对刘昂而言,经历着从逃亡到被捕,从安徽到荆州,从惶恐到解脱,一切恍如两个世界。这段采访,还原刘昂的黑白26小时。 5月5日中午1时...

  从5日晚7时,到6日晚9时,这期间的26个小时,对刘昂而言,经历着从逃亡到被捕,从安徽到荆州,从惶恐到解脱,一切恍如两个世界。这段采访,还原刘昂的黑白26小时。

  5月5日中午1时许,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余新智接到安徽省马鞍山市警方传来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子让他异常兴奋。

  余新智迅速调取数据库,将照片与“沙市1995年金库劫案”A级逃犯刘昂进行比对。然而,因相隔年代久远,无法完全认定。

  “案情重大,我要慎重。”他说,人命关天的大事,必须有十足的把握。考虑到比对照片时隔25年之久,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刘昂的样子我看了25年,我深信不疑。”

  “对,是他”、“就是他”、“我敢肯定是他”……从刘昂之前的邻居、到好友、再到与其有过亲密接触的人,刑侦大队民警拿着照片兵分多路,先后找十多人进行辨认,得到的答案惊人一致。

  已退休6年的社区民警刘德锦回忆道,担任片警期间,曾和刘昂的家相隔不到200米。刘昂喜欢耍滑头,小错不断,经常和街坊邻居发生争执,被他口头教育过多次。

  余新智迅速向上级领导汇报,组成追逃专班与安徽警方联动,于5日晚7时30分,将从外面准备回家的刘昂当场抓获。

  床边的桌子上,摆着几张他与家人25年前的合影,颜色泛黄,但相框擦得一尘不染。旁边放着孙子兵法、三国演义等书籍,一本翻开的笔记本上,抄录着一些 古诗和文字,字里行间十分工整。

  “屋内放着4个望远镜,朝着不同的方位。”专班民警王硕说,刘昂的反侦察意识极强,外面街上一有动静,就拿望远镜进行观察。

  “还有一万元现金。”顺着刘昂的指引,民警先到橱柜的第三个抽屉里面,找到一把起子,后到床底下拿出电风扇,用起子卸下风扇底座,一万元现金在里面裹得严严实实。

  唯一让民警不解的是,桌上还有一张摊开的地图,一条粗线从马鞍山市画到了荆州市,途中的线路几经迂回。

  事后刘昂坦白,他不敢用身份证,导致疫情期间无法申请绿码,觉得自己已寸步难行。想想25年逃亡路,先后逃至河南南阳、重庆、江苏扬州和安徽等地,在东躲西藏中度过自己人生的黄金时期。不敢以真实身份示人,只能靠打散工为生,被人欺负也不敢吭声,身心俱疲,备受煎熬。为防止暴露,他在一个地方只会待上两年左右,就会搬到下一个地方。在安徽马鞍山待得时间最长,足有十多年。

  “我特别想回老家荆州,不想到头来客死异乡。”刘昂开始规划着潜逃回荆的路线,准备疫情结束后就出发,途中故意绕圈,挑选的落脚地都是一些较为偏远的小村落。

  刘昂告诉民警,他经常在网上用实景地图看荆州,从东门、到北京路,再到他以前住过的胜利街,荆州的变化越来越大,回家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我答应配合你们,但能不能带我到处转转。”6日晚9时许,当警车从荆州中下高速路,刘昂对民警提出这样的请求。

  审讯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刘昂对1995年12月17日伙同江运华和刘焰勤抢劫银行金库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995年12月17日凌晨,荆州市江津中路41号沙市农村信用联社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抢劫、纵火案,3名值班人员被杀死,存放于金库的230多万元现金被抢走。

  案发后,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迅速展开侦办工作。1998年4月,作案人之一江某落网(已执行死刑)。同年6月,同案犯刘某某畏罪自杀。另一同案犯刘某潜逃。

  晨雾弥漫,烟雨苍茫。古城荆州被裹上一层朦胧的外衣,似乎显得神神秘秘,此时是1995年12月17日凌晨4时20分。

  “失火啦,快打119!”急促的呼叫声打破了黎明的寂静。几名行人循声望去,只见位于江津中路的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上空突然窜出一条火龙,刹那间浓烟滚滚,映红了半个天空。

  救火车一路蜂鸣般地赶到现场,高压水柱很快压住了火势。消防队员在清理现场时却惊奇地发现了三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进一步勘查,他们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乖乖,金库厚重的双层铁门居然被割开了一个40厘米见方的大窟窿,库内装现金的铁箱多个被撬开。显然这不是一般的火灾。

  警车一辆接一辆地开到现场。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侦人员经鉴定,确认死者为金库守库员曹伟、陈绪川和门卫施金木。信用社经清点证实被劫现金为228万元。

  按照联社保卫部门安排,案发当晚的守库员应是3名,即除了曹伟、陈绪川外,还有领班张某。但奇怪的是,张某在案发后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无疑是个天大的疑点。12月19日,专案组在河南省新乡市找到张某,并带回审查。

  原来张某在担任守库员的同时,暗暗干上了第二职业。12月16日晚,他应河南朋友之邀,前去做一笔生意,不想惹出一身麻烦。

  “那你为什么不请假?你早不走晚不走,为什么偏偏在出事的节骨眼脱岗出走呢?”审查警官紧追不舍地问。

  “16日晚上8时,我拨通了金库的电话,准备请假,但没有人接!于是我便乘17日凌晨1点的客车离开了沙市。”

  这又是难以查证的话,谁来证实张某究竟打过电话没有呢?还有,从他离家到上车前有近8个小时的空隙,其中有5个小时与作案时间重合。这会不会是一个内外勾结的案件呢?围绕张某排查其社会关系,疑点有增无减。

  然而这个极具希望的线索,随着调查的深入而逐渐化为泡影。张某他们最终因不具备作案时间而被逐一否定。

  ★★★防线日,沙市区公安分局朝阳派出所户籍民警钟琦获悉一条重要线索。家住朝阳新区五星三村的无业人员江运华近期出手大方,经济反常,又是买汽车,又是买房子,有暴富迹象!

  1995年的一天清晨,江运华独自骑车路经江津路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时,突然发现门前停着几辆汽车,许多人从里向外搬着铁箱忙出忙进。“这铁箱里莫不是装着现金?难道这里是个金库?”

  想到这里,他索性转到联社对面的马路上目不转睛地驻足观察。眼看着运钞车已徐徐启动,他还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然后便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急急忙忙跑到沙市张家二巷刘昂家,向这位过去的邻居、同事兼密友报告好消息:“今天我发现了一个金库,我想……”未等江运华把话说完,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刘昂立即吐出一个字“抢!”

  1995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江运华、刘昂、刘焰勤认为作案的时机已经成熟,便匆匆潜入现场二楼,脱掉鞋子,准备直奔一楼行凶。突然,金库里有个守库员出来去上厕所,负责打头阵的刘昂一看势头不对,唯恐暴露目标,便悄悄关好二楼的窗户,向同伴们打出赶快撤离的手势。

  三名穷凶极恶的歹徒携上凶器,绕到沙市农村信用联社后院垃圾箱处,翻窗进入二楼住户的厨房,然后直扑一楼金库值班室。此刻金库保卫人员曹伟、陈绪川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电视。曹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做了刀下亡灵。陈绪川从余光中看到有人进来,猛地一回头,正待叫喊,三人猛扑上去一阵乱刀,陈绪川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值班的门房施金木听到金库内有响动,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看个究竟,但为时已晚,没有人性的歹徒此时已冲进屋内,扑向施金木老人。老人大喊救命,刘昂操起斧头照准施的头部就砍。不想慌乱之中,刘昂将斧头拿倒了,锤了几下,施金木仍在大声呼救。江运华见状,大骂刘昂“熊包”,就势夺过斧头,一下子将施金木老人砍死在床上。

  凌晨4时许,东方泛白。江运华催促道:“不能再搞了,再搞天就亮了,两个蛇皮袋和一个麻袋都装满了。我们必须赶快撤离。”江运华将汽油泼在现场,正准备拧开氧气瓶阀门,让其爆炸时,刘昂担心地说:“要是我们还没来得及撤离就爆炸了,那我们不都完蛋了?”江运华觉得刘昂说得有道理,想想也是,冒这么大的风险不就是要享受么?无奈,只得放弃了这个危险的选择。

  也许是忙中出乱,江运华等三人溜出门外,钻进汽车里,满载赃款的汽车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气得江运华大骂二刘“混蛋”。“车子停在家里半年了,让你们换电瓶你们不换!真他妈只会吃干饭。”二刘吓得不敢吱声,只得拼着吃奶的力气去推车。借助下坡的惯性,汽车居然“突”的一声发动了,三名歹徒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317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