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山西小伙在长江二桥下坚守30天,只为每晚点亮“

山西小伙在长江二桥下坚守30天,只为每晚点亮“

[导读]:27岁的温瑞是中铁十五局集团的员工,负责武汉长江二桥亮化维保工作。1月20日至今的一个月里,他独自一人在长江二桥下的小板房里,守护着武汉长江二桥上的设备,确保每天正常亮...

  27岁的温瑞是中铁十五局集团的员工,负责武汉长江二桥亮化维保工作。1月20日至今的一个月里,他独自一人在长江二桥下的小板房里,守护着武汉长江二桥上的设备,确保每天正常亮起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致敬抗疫英雄”的字样。

  他说,“我心里有一种感觉,自己守护的不仅仅是灯光,更是一种希望和精神,是面向全国人民传递着武汉的坚强和信心。”

  我家在山西晋中,这一年一直没回过家。年前领导问春节愿不愿意值班,我看了看周围的同事,都是老婆孩子在家里盼着的人,我自己还没女朋友,春节值班还有加班工资,所以就应下来了。

  没过几天,疫情爆发了,程度和速度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当老妈得知我春节值班不回家的时候,担心得不得了。我就安慰她,我身处的江滩公园是安全的,这里早已和几个星期前人声鼎沸的景象完全不同,没有人到处走动了。

  我们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武汉长江主轴四座桥梁的色彩涂装、灯光照明及局部景观调整。武汉军运会和国庆期间的灯光秀都是我们参与保障调试。维保工作平常只需要4个人,同事们走了,就剩我一个人。

  项目部在长江江滩上,面前是长江,头顶就是武汉长江二桥。疫情爆发后,这个往日欢声笑语的公园一下子静下来。实际上,我甚至很多天都没有听到过除自己以外的声音,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就是离我不远处长江一如既往的流水声。

  我的工作内容之一是保障二桥每天准时亮灯,偶尔需要修改通电时间,有时候是因为重大活动调整,有时候是为了避峰让电。

  1月22日,我接到上级通知,防治疫情蔓延进入战时状态,大桥照明启闭时间从晚上6至12点改为7至9点。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整整四个小时,我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双层口罩爬上爬下,重新设置位于桥面不同位置的20多个时间控制器。

  那两天正是武汉关闭进出通道的时候,老妈一天打好几个电话问我情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我想我的决定是对的,虽然白天的街道空旷寂寥,但每天晚上二桥上的灯如约亮起的时候,我知道每一条隔离的街道、每一个禁足的小区、每一户不能出行的家门背后,都有一双双眼睛在看着缓缓流动着的江水和在阴霾笼罩下点亮武汉的座座大桥。灯光如期亮起,仿佛是在告诉所有关心武汉的人,虽然不能进出,但这里仍然在有效运转。

  比起来调整通电时间,灯光的维修保障工作更为日常,每晚灯光亮起的时候,我都要从板房里出来,走到可以看到整座桥灯光的地方拍照、记录、汇报,如果看到哪里的灯光有问题了,也要如实上报,并根据指示检修。

  1月27日晚上六点,我正常裹紧大衣戴好口罩去给大桥拍照。还没走到地方,就发现二桥上的灯光字样变了。原先的灯光效果是风景画,可现在,“武汉加油”四个大字矗立在2公里长,100米高的斜拉桥绳索上,火红的灯光把江面打红,也照亮着江城的夜空。

  从那天开始,灯光轮番显示着“中国必胜”“武汉必胜”“武汉加油”“感谢全国人民 致敬抗疫英雄”等字样。我觉得自己守护的不仅仅是灯光,更是一种希望和精神,于是巡查的时候不自觉地会更仔细,检修完了也会确认再三,我希望这些凝聚人心的话语能完整的呈现在每一个望向大桥的武汉市民眼中。

  线路松动、短路、跳闸、接触不良……都是灯光维护的常见问题。这段时间里,我印象最深刻一次检修是在一天雨夜。那天晚上,二桥点亮后,部分斜拉索上的灯光不亮。当时下着雨,初步判断是雨水导致几处控制器短路和跳闸。其他几处都好说,但其中一个出问题的控制器位于大桥护栏外侧,需要人翻过护栏维修,那里可供站立的地方宽度不足一米,身侧就是滚滚江水。

  平常碰到这种情况,我们会记录下来等白天再上桥检修。但特殊时期,我想了想,决定立刻去检修。雨夜的大桥特别冷,除我以外几乎没有人在桥面穿行,只有偶尔一两辆车穿过。当我把其余几处故障维修完后,最后却迟迟排查不出来哪里导致了斜拉索灯具控制器反复跳闸,我沿着桥来来回回走了几趟,终于找到一处因雨水短路正滋滋冒火花的故障点。等处理好一切,已经是夜里11点了。

  江城的夜晚很冷,可我却因为持续工作浑身冒汗,我掏出手机,在工作群里回复了“恢复正常”四个字。

  我自己会看,也会把直播的链接发给家人和朋友,当然会有一些骄傲,我守护着的灯光,是面向全国人民传递着武汉的坚强和信心。

  每隔几天,我会去趟超市买一些生活必需品,骑着自行车走过空无一人的街头,没有尖锐的喇叭轰鸣和人群的嘈杂,街上星星点点的车似乎有意无意保持着距离。吃了太多的速食食品,我实在太想吃家乡的面条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是在外山西人魂牵梦萦的满足。

  除夕之夜,我自己动手煮了碗面条,做了平时最爱吃的卤。第一口下去,就明白为什么说“山西人吃到面就是回家了”。过节就是得有仪式感,正月十五我还专门煮了碗汤圆。想到虽离家千里,但这段时间以来家人们天天都要打电话关心我,同事和领导也几次联系,想方设法寄给我一些防疫用品和速食。看到朋友圈里的朋友们会感叹自己不是医务工作者,不是科研人员,不能在这种时刻做些什么。我想了想自己的工作,觉得也能算是“做了一些事情”的。

  看着每天渐渐减少的确诊数字,我想再坚持坚持,春天已经来了,樱花也要开了,不久的将来,又可以看到鸟语花香的江滩公园和川流不息的长江二桥。我并不感到孤独,我们的背后是整个中国,武汉加油,中国必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39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