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保护白衣天使的工程师:他们制作护目镜面屏,

保护白衣天使的工程师:他们制作护目镜面屏,

[导读]:从设计护目镜模型,并将模型数据与打印参数全网公开共享;到从外地购买原材料,师生在家像裁缝般手工制作面屏;再到努力研发创新产品护目面屏和负压隔离罩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

  从设计护目镜模型,并将模型数据与打印参数全网公开共享;到从外地购买原材料,师生在家像裁缝般手工制作面屏;再到努力研发创新产品护目面屏和负压隔离罩……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为将更多的防护用品送到白衣天使们手中,上海大学机自学院副教授华子恺及其团队从未停止过工作。

  “医生们有什么想法,我们帮他们实现。”华子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团队和全国三、四十家医院有合作,涉及科室范围包括骨科、康复科、心内科等。此前,团队的具体工作内容包括研制骨钉、骨板、人工关节此类置于人体内部的医疗器械,研究医学检查影像的资料,进行医学机器人的研发等。

  正因为此,很多医生都是团队师生的微信好友。疫情爆发后,尤其是钟南山院士作出新冠肺炎病毒人传人的判定后,华子恺团队和很多医生都开始思考病毒防护的问题。

  “当时有医生指出眼睛防护很重要,所以我们就想到了做护目镜。”华子恺说,“学校的优势在于具有研发能力,也有一定的工程能力,所以我们先把护目镜的模型给画出来。”

  有了想法,便开始付诸实践。事实上,因为此前没有做过护目镜之类的防护用品,这项工作对于华子恺及其团队而言也是一个挑战。

  1月28日,华子恺及其团队成立微信工作组,参与的老师和研究生各有3-4名,华子恺在群里分配了具体任务。在团队成员的通力合作下,24小时之内模型便设计完成。从设计到打印,再经试戴到精修参数,护目镜样品成型只用时2天。

  这时华子恺想到,有些医院配备有3D打印机,而疫情爆发后,部分防控相关的生产制造公司也提早复工。于是他决定,无偿公开设计资源,任何有资质、有产能的组织或单位都可以使用这份模型数据与打印参数,投入生产护目镜。

  同时,他也跟部分企业之间达成了“君子协定”:模型可以免费使用,但希望企业优先卖给医院,或其他有需要的群体,也希望企业平价或微利销售,不要发国难财。

  模型在华子恺的朋友圈公开后,被不少朋友或医生转载,后经由部分媒体报道,达到了全网公开的效果。

  “不少公司拿我们的模型去做了,比如湖南的兵装集团、上海的3D部落,后来还有其他公司。”华子恺告诉记者,很多企业也很热心,护目镜最好是由具有生产医疗器械资质的企业开模去做,实现批量化生产。

  同时,上海大学也发动师生,在校内通过3D打印机制作护目镜。2月3日,华子恺将第一批护目镜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部分医生手中。通过“两班倒”的日夜赶工,学校至今已生产了百余副护目镜。

  “虽然我们的产品达不到感染科医护人员需要的医疗器械标准,但面对防护物资紧缺现状,可为有需求的单位个人解燃眉之急,并为产品进一步研发争取了时间。”华子恺表示。

  由于校内护目镜的产能极为有限,为了更好地为医生提供防护,与研发设计护目镜同时,华子恺及其团队开始制作面屏。

  “有医生跟我们提出,面屏一般供给发热门诊,普通门诊没有面屏,但面屏挡的部位更多,可能更重要一些。”华子恺说,为此,团队从广东一家提早复工的企业处购置了几百片制作面屏的原材料。

  至今,上海大学华子恺及其团队制作的面屏已经捐赠给市内多家医院,如市第一人民医院、新华医院、华山医院儿童医学中心等。

  “我们发现,现在缺少防护的主要是一般门诊的医生。发热门诊或传染病房的医生通常有专门的配备。而一般门诊的医生可能会面对B类病人,这类病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是病毒携带者,这时候医生没有做防护的话会有问题。”华子恺直言。

  护目面屏“护目面屏”是一个创新型产品。华子恺希望,通过改进工艺将护目镜和面屏设计成为一个整体,目前已经做出了样品,仍在设计和调整中。

  “医护人员受感染几率比较大的风险点之一,是在病人的咽喉部位取痰。”华子恺介绍,“负压隔离罩”覆盖人体从胸部到头顶的距离,在隔离罩中,空气定向流动,隔离罩两边设计有手套箱,医生可以从两侧伸手套进来操作,病人咳嗽时,可以降低医生的感染风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48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