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为了画出疑似患者的行动轨迹图,流调“侦探”

为了画出疑似患者的行动轨迹图,流调“侦探”

[导读]:眼下,上海每天两次发布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和疑似病例人数。在关注数据上下起伏的同时,还有一个问题也牵动着大家的心,那就是每个确诊和疑似患者的行动轨迹。他们去过什么地...

  眼下,上海每天两次发布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和疑似病例人数。在关注数据上下起伏的同时,还有一个问题也牵动着大家的心,那就是每个确诊和疑似患者的行动轨迹。他们去过什么地方了?和哪些人接触过?会不会和我的生活产生交集?

  从字面上看,患者行动轨迹只是几个简单的场所,但这些地点以及相关的密切接触者是如何挖掘出来的?做个小测试:你能回忆起昨天在哪儿干了些啥么?一周前呢?两周前?越往前推,记忆越是模糊。抽丝剥茧、模拟推导,最终将人的只言片语拼凑成一张张完整的患者轨迹图,这就是流行病学史调查员的工作。

  为了还原神秘的流调工作,劳动报记者来到了闵行区疾控中心蹲点,跟着这些“侦探们”体验了一场奇妙的“绘图”之旅。

  “泓泓,你负责这个病例,他之前去过五院,有发热症状。”1楼总值班室内,值班员金宝芳递给流调员陈泓泓一张从第五人民医院传真过来的疑似病例门诊单。

  闵行区疾控中心的流调小组有42个人,他们肩负着区内所有医疗机构的流调工作。陈泓泓就是其中之一。

  她迅速浏览了一遍疑似患者基本情况,迈开步子冲向应急物资准备室,换上白大褂,拖出一个拉杆行李箱。

  这个箱子就是流调员陈泓泓的流调包。“一次性口罩10个,N95口罩2个,防护服2套,免洗消毒液1瓶……”她快速清点完物资,又抓起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样本箱,直奔院子。

  院子里,一辆出勤车正等着她。半小时后,她将抵达市第五人民医院,完成疑似患者小朱的流行病学史调查,同时带回检测样本。

  上车坐稳,陈泓泓立刻打开电脑,手指飞快地输入病例信息。这是她参与流调工作后积攒的经验。按规定,从接到医院通知那刻起,她必须在2小时内填写完成流调核心信息报告,24小时内提交完整报告。除去路上花费的时间,留给她完成核心信息录入的时间不足1小时。

  时间争分夺秒。在颠簸的车上,陈泓泓一边对照着门诊单,一边填表,身体和电脑随着汽车的摇晃而左右摇摆。

  第一次来五院做流调,不小心迷了路。兜兜转转,陈泓泓终于找到僻静的办公室,拨通了疑似病例小朱的电线个小时里,这张纸上将如实记录下所有的时间节点。

  流行病学史调查最核心的内容是追踪病例出现症状前14天的行动轨迹。小朱是2月13日被社区工作人员送往集中隔离点的。而在1月27日-2月5日间,他和妻子都在外地探亲。陈泓泓在纸上迅速列了一个时间轴,1月27日—2月14日,后面空出来填写具体人员、活动。

  “探亲这段时间,你和谁在一起,去了哪儿?”“怎么去的火车站,坐的哪班车?”“去过公共场所吗?比如超市、公园…”这是流调员问的最多的问题。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时间、地点、人物”进行。

  “我,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当问到其中一天具体活动场所,电话那头的小朱卡了壳。对于两周前的事情,他脑子里乱哄哄的,更何况他是第一次去那里,地名根本记不全。

  “别急,是和老婆出去逛街了吗?有没有在小区里遛一遛?”陈泓泓感觉对话陷入了死胡同,试着建立可行性场景,模拟当时的行为,“你可以看看手机照片,说不定有记录。”

  “就在小区里转了转,主要是陪岳父岳母。平时烧饭也是他们负责。”随着陈泓泓的引导,小朱似乎想起些什么。“那你和老婆出去买过菜吗?”陈泓泓又提出一种可能。

  感觉到小朱情绪上的变化后,陈泓泓改变了直接询问的方式,开始拉起了家常。“这么久没回家,家里应该没菜了吧?有没有出去买菜?”

  “我查查看…”在陈泓泓的提醒下,小朱通过支付宝账单找到了当天的确切时间地点。陈泓泓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在流行病学史调查过程中,像这样引导患者回忆的小方法还有很多。比如通过手机上的支付证明、票据等,可以找到具体的时间和地点。通过照片,也能找得出行动轨迹或者引发回忆。如果还是没办法确定,就以患者家属为突破口,患者和家人共同回忆当时场景,一步步引导,同时也是一步步印证。

  从疾控中心出来时,还是阳光明媚;收工返程时,已是夕阳西下。上了车,陈泓泓第一件事便是掏出随身携带的矿泉水,猛喝了一口。1小时的“聊天”,没有一分钟的停顿,她早已口干舌燥,嗓子嘶哑。

  一份准确完整的流调报告,必须详细记录下患者在各个时间节点里所有的活动,并要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这意味着,患者的行动轨迹必须经得起推敲,行为符合逻辑,每个环节都要尽可能细致。任何一个细节的缺失,都有可能使报告推倒重来。

  陈泓泓习惯在回程路上就开始复盘整个活动轨迹。因为患者记忆常会有偏差,复盘时就会发现其行为逻辑上的不顺畅,一旦看出问题,流调员就可以在第一时间联系患者或者家属复核情况。

  输完最后一个空格,鼠标轻点“保存”,小朱的流行病学史调查报告终于完工了。陈泓泓长吁了一口气。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有些饿了,于是从旁边的柜子中取出一碗方便面。熬夜吃夜宵,这是她长期以来加班养成的习惯。

  事实上,这不是陈泓泓第一次凌晨加班。对于流调员来说,24小时待命值守是家常便饭。而流调时间常常集中在下午,甚至是凌晨。收到医院发来的疑似病例信息,便要立即出发。从疫情发生以来,流调任务非常繁重,队员们都自觉守在疾控中心待命,只为了减少路上来回的时间。

  这天凌晨,这份花费了9个多小时的行动轨迹图被火速上报。几个小时后,天光放亮,一场围绕患者小朱的流行病防疫战在全市的各个角落打响了。

  (原题为《蹲点实录9个小时抽丝剥茧!为了画出疑似患者的行动轨迹图,流调“侦探”们干了些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49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