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新闻调查丨黄冈抗疫记

新闻调查丨黄冈抗疫记

[导读]:解说:2月中旬的武汉,天气渐渐转暖。老胡在15天里,第一次走出了他进行自我隔离的旅馆小房间,他是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较早康复出院的重症患者。 解说:老胡说,黄冈本地禽类供...

  解说:2月中旬的武汉,天气渐渐转暖。老胡在15天里,第一次走出了他进行自我隔离的旅馆小房间,他是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较早康复出院的重症患者。

  解说:老胡说,黄冈本地禽类供应充足,他从未到武汉进货。但在黄冈市中心菜场里,有几个每天都要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进货的海鲜门店。

  解说:2020年1月2日,老胡住进黄冈市中心医院。1月5日病情加重,老胡和老伴商量决定转到省城治疗。1月8日,老胡住进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后昏迷,双肺严重感染。经医护人员全力救治后老胡转危为安,1月28日康复出院。

  老胡:医生就说了,他说你的意志能力要占一半,家人的鼓励是占一半,任何病你只要意志坚强,可以战胜病魔的。

  解说:就在老胡住院期间,他的家乡黄冈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迅猛,确诊病例数量一度仅次于武汉,位居全国第二。那么黄冈到底经历了什么?目前疫情防控状况究竟如何?《新闻调查》记者从武汉前往黄冈,展开调查。

  解说:黄冈市位于武汉东南部,下辖七县二市三区,土地面积约为武汉的2倍,总人口约为武汉的62%。2018年黄冈地区生产总值是武汉的13%,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武汉的45%。武冈之间交通便利,除高速公路外,2014年开通的城际铁路全程只需30分钟。每年黄冈在武汉经商务工的人数约70万。那么,这座在地理和交通上几乎与武汉同城化、但发展程度却落后于武汉的城市,在疫情面前究竟如何呢?

  易先荣:这个是我们老城区里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心菜市场,基本上涵盖了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蔬菜、肉类、鱼类、水产,基本上都在这个市场。

  解说:易先荣,黄冈市副市长,也是黄冈市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副指挥长。据他介绍,中心菜场从2020年1月12日开始持续每天进行消杀,1月23日彻底关闭。

  易先荣:除了这一个市场以外,我们对其他城区里面所有的一些,20多个农贸市场进行了全面清理,全面消杀。

  解说:易先荣说,在1月11日他接到了黄冈市卫健委的报告:三名黄冈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正在武汉住院治疗,其中之一就是老胡。

  李文:当时我们通过疫情网才知道的,他们在武汉治疗。因为那个时候就叫不明原因肺炎,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病。

  解说:李文、黄冈市卫健委党委委员,他所说的疫情网全称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下设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管理信息系统和传染病监测系统。2003年非典疫情后,这个系统的建立使得全国100%的县级以上疾病预防控制机构、98%的县级以上医疗机构和94%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现了法定传染病实时网络直报。据李文说,当时黄冈市疾控部门接到了来自这个系统的预警:有三例正在武汉接受治疗的、黄冈籍“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其中两名系黄州区居民,一名系黄梅县居民。

  李文:当时黄梅县疾控中心,我们就让他们按规定做流行病学调查,我们黄州这边,黄州疾控中心也要做流行病学调查。杜姓和胡姓,通过流行病学调查,他们都跟我们的黄冈市中心菜市场有关系。

  解说:据李文说,流调结果显示,老胡是中心菜场商户,老杜是经常往来菜场的送货司机。当时他们判断这已初现传染病“聚集性”的可能,需要防范。于是在1月12日,黄冈市政府决定对城区菜市场实施全面整治和消杀。

  解说:据李文介绍,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们没有再收到传染病直报系统的预警。但是在黄冈本地的医院里,却已经出现了异常。

  解说:王昌锋,黄冈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据他回忆科室内出现较为集中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约在一月中旬前后。当时医护人员们还没有得到会人传人的消息,因此只是将普通外科口罩更换成了医用N95口罩。

  王昌锋:准确地说我们还是按照病毒性肺炎在治疗,怎么这样讲呢,我们所有的人,这类病人都给了抗甲型流感的奥司他韦,给了中成药抗病毒的,给他吃着。

  黄虎翔:有的人就是发热,有的人就是有呼吸道症状,咳嗽、胸闷,最后到医院去做CT,他的肺部就是这个样子。

  解说:黄虎翔,黄冈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他自己就是在这段情况还不明朗的时期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经治疗后康复。当时身为呼吸科医生的黄虎翔们,对这种肺炎感到陌生,他们也想知道致病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黄虎翔:像我们呼吸道合胞病毒、衣原体,巨细胞病毒,这些都要查,还有包括我们的甲型流感、乙型流感都查。

  解说:据了解,当时黄冈市疾控中心也在他们检测能力范围内进行了呼吸道病原体21种多重检测,希望通过排除的方法找出病原。

  解说:据了解,当时为了应对明显增多的肺炎病例,黄冈市中心医院被列为收治此类病例的定点医院,并成立了专家组,王昌锋和黄虎翔都是专家组成员。

  王昌锋:我们科室大概能够收到接近50个病人。黄州区医院呼吸科14楼开了两个区,他们以前感染科是没医生的。

  李文:这个会议是明确了新冠肺炎防控的视频会。开的范围蛮广,呼吸内科、重症医学、感染科、检验科等等,还有包括卫健委,开到县一级,我当时感到这个事情很大了,说明对这个病毒的认识,对这个疾病的认识是明朗化。

  解说:据李文介绍,他们向上级单位报告了发生在黄冈的情况。1月18日,也就是视频会议的第二天,黄冈市成立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

  李文:这里面还有一个时间节点。1月19日的时候,之前我们向省里汇报,省里面就派了专家组来了,他们19号就跟我对我们的病例进行采样,晚上结果就出来了。当时采到23个样这我记得蛮清楚,12 个核酸检测阳性。这个事儿就感觉非常大了。

  黄虎翔:其实那时候我们就很清楚了,肯定是有传染性的。因为我当时接触的病人很多很多,太多了,因为当时我们医院第一例病人,我接触了,那个病人非常重,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老婆全部被他传染,都在我们科住院,我都管过。当时也没有什么防护措施,没有我们现在的防护服,了不起就戴个口罩,戴个帽子。

  黄虎翔:最不好的状态应该是21号那一天,突然开始出现发热,再就是人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是完全躺在床上起不来,而且就是上吐下泻,消化道症状很重,吃什么吐什么,就是不停地拉肚子,人感觉好像真的快不行了。当时那个时候人还是有点脆弱的,我妈天天跟我视频,其实她很紧张我,因为她就我一个儿子,因为这个事情我觉得妈妈也很辛苦,因为我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交给她带了,不好意思。就是说当时他们很辛苦很关心我,但是我不能跟他们讲。

  解说: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明确表示新冠肺炎“肯定有人传人”。1月21日,黄冈市第一次出现在湖北省卫健委发布的疫情通报中:2020年1月20日0时至24时,湖北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72例,其中武汉市新增60例,黄冈市新增12例(其中医生1例、护士4例)。此后黄冈市主要城区发热门诊病人数量和新冠肺确诊病例数量急速增长。

  易先荣:从第一批1月20日12例到了100例,只用了5天的时间。应该说我们整个发热门诊从元月20号开始起,到元月24号,一直呈一个上升的趋势,到了元月24号达到了高峰,那一天是3300多人次,就是门诊的接诊人数。这样给我们防控指挥部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我们就感觉到我们救治的能力恐怕不足,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紧急要启动定点救治机构的改造和选址。

  解说:当时防控指挥部首先选用了黄冈市传染病医院。这栋住院楼是在2003年非典疫情过后按照传染病病房的标准修建。1月19日黄冈市防控指挥部决定对这里进行改造、收治病人。黄冈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夏又春当时负责完成这个任务。

  夏又春:因为传染病医院,我们中心医院老院区那边有一个感染科,他那边一块儿平常100多个病人都可以收治下去了。没有那么多病人。当时水也不通,电也不通,也没有热水器,病床都没有,破烂不堪,我们临时现在把水电气全部改装了。所有的床全都是新的,空调也是新加的,这线都是,包括里面的热水器,水管子全部都是重新改造的,包括电视机。

  解说:据夏又春介绍,当时医院的医护人员和临时招募来的工人们经过三天不眠不休的奋战,开辟了3层病区、安置了60张病床,于1月22日开始收治患者,第二天60张床位就全部住满。于是他们又着手将隔壁的门诊楼再改造成疑似病例收治点。然而新增的100张床位仅在两天之内再度住满。

  夏又春:那个时候真是很着急,哪怕一间房多睡两个病人,三个病人就是好的。有时候没有办法,我们走廊上面也在加床。你把疑似或确诊病人放到外面,那就不安全了,这边就相对对公众要安全一些。

  解说:根据黄冈市卫健委的疫情速报,1月25日黄冈市新增病例58例,累计122例。2月1日,全市新增病例276例,累计1002例。黄冈市的确诊病例数量,仅次于武汉,位居全国第二。一边是不断增加的病例,一边是已经饱和的医院。黄冈到底该怎么办呢?

  解说:这座崭新的医疗中心位于黄冈城东新区,2015年动工,耗资约13亿人民币。医疗中心一期为综合医院,规划1500张床位,原定于2020年5月交付使用。当新冠肺疫情袭来,为了解决黄冈城区医院收治能力严重不足的问题,“大别山医疗中心”变成了黄冈的“小汤山”。

  易先荣:指挥部又在1月23号的晚上开会进行决策,启动大别山医院的改造,实际上大别山医疗中心当时是一个完全没有完工的一个工地,改造的难度非常大,但是也只给了我们48小时的时间,去进行全面改造。

  解说:1月24日,对大别山医疗中心的紧急启用开始了。本来预定5月到货的病床,柜子、以及医疗设备,院方催促生产厂家提前发货、运送。很快,1000张病床和各种医疗设备陆续送达。

  毛伟明:这是市委市政府调动的,大型吊车、挖土机这些东西,我们医院是没这个实力的,所以政府在调集各个部门都来,包括一些环卫工打扫清理,都是市委的。而且还有很多的志愿者。

  解说:张飞就是当时奋战在大别山医疗中心的上千名志愿者之一,他的老家在黄冈农村,平时从事建材生意。当他得知这里需要志愿者后,立刻带着自己的工具赶来了。

  张飞:那个时候我们是干到晚上凌晨2点半的,就是卸完最后一批物资。都是病床,而且那个床是没有装好的,都是这一包是轮子,那一包是配件,用一个纸箱装在上面,也有木架的,非常重,一个床要6个人抬,卸床。

  解说:由于工作量太大,大别山医疗中心交付使用的时间还是比指挥部规定的晚了一天,而其中难度最大的是重症监护病房。

  任宏生:我们进来一看,这样的条件最起码硬件是符合的,如果在这样一个非常宽敞的病房内组建ICU条件要好得多。

  解说:任宏生,山东省立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他在1月26日凌晨2点和第一批山东医疗队队员一起抵达黄冈。经过两天的防护培训、熟悉情况后,他和山东医疗队队员们一起进驻大别山医疗中心。

  任宏生:我们就是临时决定把需要ICU的最基本的这个设备,耗材一定马上列出一个清单,就是让他们准备。

  任宏生:从1月27号的下午3点ICU选址,到1月28号的晚上应该在12点左右,我们ICU就具备了收治病人这个条件。

  解说:1月28日晚11:00,40多名患者住进了大别山医疗中心。1个多小时后,重症监护室开始收治重症患者,到1月29日上午7点,山东医疗队负责的重症监护室共收治了7名患者。随着越来越多患者的到来,大别山医疗中心准备好的新病区也在一个接一个地被启用。

  易先荣:大别山医疗中心的启用,应该说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当时救治床位,非常紧缺的问题。因为大别山医疗中心我们改造完成以后能够提供一千张床位,但是我们现在的确诊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64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