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在韩国读博的中国姑娘晒了张图,近百位网友回

在韩国读博的中国姑娘晒了张图,近百位网友回

[导读]:一周前,韩国的确诊数字还停留在31。目前,韩国大邱和庆尚北道确诊病例较多,所有道(相当于中国的省级行政区划)都已出现确诊患者,其中,首尔市累计确诊33例。 小金是辽宁人,正...

  一周前,韩国的确诊数字还停留在31。目前,韩国大邱和庆尚北道确诊病例较多,所有道(相当于中国的省级行政区划)都已出现确诊患者,其中,首尔市累计确诊33例。

  小金是辽宁人,正在首尔国立大学读博。从1月下旬放弃回国,独自留守韩国过年,到如今面对爸妈劝回和休学与否的纠结,这场突然变化的疫情,让她的选择很无奈。

  “大家能帮我看看我准备的东西够不够吗?”2月24日,辗转反侧的小金在“豆瓣”小组发出求助帖,晒出了自己囤积的所有物品。从口罩、防毒面罩、酒精、护目镜、一次性手套到各类食物——她已做好了在学校宿舍隔离多日的准备。

  发帖后不久,小金就收到了近百条回复。有人事无巨细地罗列出各类食品、物品的建议储备量,有人细心提醒她1000ml的酒精可以用多久,也有不少人建议她尽快回国。

  当晚,小金看着大家的回复,泪水不由自主地往下掉——她瞥见武汉网友的一句话,“我建议你回国,别在意钱。没有什么大得过一家人整整齐齐。”

  只身在韩国求学,小金已经有半年多没回家了。今年,她原本订了1月26日回国的机票,可航班起飞的前一晚,父母硬生生把她劝了下来。

  “因为疫情蔓延,他们担心我回国的路上有感染风险。当时,韩国比较安全。”小金记得,1月中下旬,韩国只出现了几例输入型患者,“当时,首尔的公共交通上已经有广告提倡大家佩戴口罩。我走在校园或去超市和便利店,戴口罩的人都多起来了。”

  但据小金观察,这种风险意识只短暂持续了一段时间。“早期,疫情相对平稳,大家就放松了警惕。”2月中旬左右,小金发现路上戴口罩的人减少了,连便利店的小哥也不戴口罩了。

  因为韩国超级传播者“31号病人”,2月20日起,大邱及毗邻的庆尚北道出现了呈井喷式增长的感染者。

  最近,两位同学被隔离,两座教学楼被封,小金越来越恐慌了。目前,首尔国立大学已延期至3月16日开学,小金和室友打算暂时在宿舍自我隔离。

  这两天,她去了几趟超市和药房,囤积各种必需品。“我几乎全副武装,戴好口罩、帽子、手套才出门。但在超市,我发现还有10%的人不戴口罩,还有年轻人照样聚餐,喝咖啡。”

  34岁的小兰,老家在四川,如今远嫁韩国,居住首尔,当全职妈妈。25日,她也去了一趟Costco超市囤货,和她一样囤货的人不少,“没有不戴口罩的,其中保质期长的拉面最受欢迎,超市开始限购,一卡只能买一箱。”据她观察,一些企业也开始让员工居家办公。

  林雪(化名)现居东京,从事媒体工作。他老家在湖北,因而格外关注新冠肺炎疫情。这一周来,他突然感觉,新冠肺炎对日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患者每天都在增加,口罩和擦手酒精脱销了,”他看到,一些药妆店对口罩和酒精实施了限购,而在购物网站亚马逊上,价格飙升得吓人,“大概是之前的5到10倍”。

  他说,日本的专家和政府,提倡大家注意“咳嗽礼仪”,也就是要戴口罩、勤洗手、勤漱口,呼吁大家如没有必要,不要出门。

  林雪仍然在上班,有时也要出去采访。他感受到,大部分的日本人比较冷静,“或者说心里急也不表露出来,顶多在网上发发牢骚。”还有个直观的感受是,“这两天日经加起来跌了1000点,赴日游客减少,观光和零售收到的冲击非常大,各大百货店的业绩较去年同比也都下滑了。”

  “赶快回家!赶快订机票!”和1个月前截然不同,这段时间,每天从早到晚,父母都在催促小金回国。

  小金挺理解父母的心态,只是,她有重重难以向父母言说的顾虑。对小金而言,现在回国就意味着要申请休学。“我原本这学期学费全免,并且每月有4000多元的奖学金。如果休学就是自动放弃, 以后拿奖学金的概率不高,学费也要自己交,还是有点舍不得。”小金感慨说,自己27岁了,如果拿不到奖学金,就要做啃老族了。

  内心深处,小金更害怕机场现在不安全,“一旦我回国途中不幸感染了,岂不是把病毒带回了家。”她很怕将病毒带给更年长、免疫力相对较差的父母。

  在小金身边,已经有很多中国留学生打算休学。目前,她所在的学校办理了两个中国留学生的休学手续。

  小金仍有些纠结。她看到有不少学生都在网络上提出延期开学的诉求,也跟了帖,“如果不能停课,像中国的学校一样上网课也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76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