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分享 > 一个矿工的14天囧途:住桥洞睡草窝,为复工徒步

一个矿工的14天囧途:住桥洞睡草窝,为复工徒步

[导读]:52岁的张先生是一名矿工,新冠肺炎疫情袭来之时,他正独自租住在陕西省榆林市的一家小旅店里。因疫情防控,旅店关门,他被迫流浪街头。 为了生存,张先生选择徒步外出务工。从...

  52岁的张先生是一名矿工,新冠肺炎疫情袭来之时,他正独自租住在陕西省榆林市的一家小旅店里。因疫情防控,旅店关门,他被迫流浪街头。

  为了生存,张先生选择徒步外出务工。从榆林到西安,再辗转至淳化,最终抵达旬邑,700多公里路程,整整用了14天。而这一路,他不仅睡过桥洞、草窝,也常被当作是流浪汉、乞讨者,“是一段囧途,也是一次经历。”

  2019年秋天,因为下颚两侧的大牙疼痛不已,张先生扔掉一身的户外骑行装备,以最快的速度从西藏赶到成都治牙。简单消炎后,他便启程回到了榆林,打算在那里治牙休养到2020年春,“之前谈好了一个工作,在贵州那边的矿上,等春节完了就过去。”

  张先生说,他是辽宁阜新人,因谋生技能是综采综掘操作与维修,只能在矿厂里找工作,因此他将周边矿厂资源丰富的榆林当作固定落脚点,“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房子,有工作的时候就住工地,没工作的时候就租个小旅店住着,挺方便的。”

  “因为疫情,2月5日左右旅店就关门不让住了。”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流浪街头的前两天,他还试图在榆林市里寻找新的住宿点,但城市里还开着的酒店,有的被政府征用为指定隔离点,还有一晚最低也要300多元的大酒店。

  将自己的积蓄盘算一番后,张先生放弃了在榆林继续暂住的想法,决定出去找份工作,将生活暂时安定下来,“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我想工作了,但贵州肯定是去不了了,只能在陕西一带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矿厂已经开工了。”

  在张先生的短视频账号里,有许多他以往户外旅行的视频,他说他喜欢旅行,也喜欢把过程分享出来,这次徒步外出务工也不例外。

  榆林市红福满来宾馆(长城北路店)老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疫情,他在月初便将旅店关闭了,张先生便是因此离店的顾客之一,“因为他发的视频,他在榆林这边已经火了,挺不容易的。”该店老板说,张先生住在店里时,两人有过多次交流,一直觉得他是一个有见识、有毅力的人,也不惊讶他会做出这样的事。

  2月8日,阴天,最高气温4℃,最低气温零下9℃。和着三级西风,张先生徒步走出了榆林市,随后,他选择向南继续前行,并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先到西安”。

  走了十多公里路后,天色渐晚,西风也越来越强劲。就在张先生发愁晚上睡哪儿时,他路过了一个废弃的养殖大棚,大棚旁边正好有一个供农人休息的闲置砖瓦房。虽然里面有些潮湿,但他想着总归是可以对付一晚的。

  次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进窗户时,张先生舒了口气,对着手机说:“终于挨到天亮了,这一宿冷不冷就不说了,反正还活着。不过有了第一晚的经验,后面也就不难了,大家别担心。”

  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可能是因为疫情原因,很多人都闲在家里,没事就刷快手、抖音,不少朋友在看到他发的视频后,都向他表达了关心,有发红包资助的,也有沿路送衣服送吃食的,还有许多陌生网友在评论区提出要接他回自己家里暂住的。

  在张先生2月9日白天发布的一个视频里,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张先生的着装从藏青色的羽绒服变成了一件军绿色的大棉衣。“这是一个快手的网友特地送来的。”张先生说,这名网友在刷本地视频的时候发现了他,便根据视频里的地理环境沿途找到了他,不仅送了一件御寒的军大衣,还带了不少吃食给他,“他来去匆匆的,都没来得及留个联系方式,我只能在视频直播里不断的感谢他。”

  当然,这一路,他也受到了嫌弃。“路过一个村子时,想去村里的小卖部买点干粮,但老板说看我像乞讨的,不让我进去买东西。”张先生说,他当时挺生气的,对着店老板亮出自己的左手腕说,“你们见过哪个流浪乞讨的人戴2000多的手表”,然后转身离开。

  “受气都是小事,风餐露宿才让人难受。”张先生回忆说,2月9日晚上9:35,在距离上盐湾镇几公里的地方,他第一次睡在野外的草地上,但也仅躺下一个小时,“中间冻醒好几次,太冷了。”张先生不得不深夜起身再次步行,所幸走了没多久就遇到了一个有暖气还能充电的公共厕所,“就是味道有点大”。

  提起味道,张先生很快又想起他从上盐湾镇到米脂县的经历。他说,那段路上,有一节路沿途一直没有商店和住户,但他又很口渴,无奈中,他食用了路边看起来干净的积雪,“太硬了,简直难以下咽。”此外,他还说,从西安出发时,他专门到商店买了许多吃食,却忘记了装餐具,最后只能折路边的树杈做筷子,“第一次用树杈吃饭时,不小心咬到了树杈,给我苦得不行。后来夹菜都是快到嘴时给扔进去,只要不挨着就行。”

  2月11日,张先生漫无目的的徒步之行有了转机。相识多年的朋友在得知他的情况后,邀请他到旬邑县内的一处矿厂里上班,“虽然工资不高,但这种情况我也不挑了。”

  有了目的地,张先生便不再逗留,一路直奔西安火车站,打算乘火车前往旬邑县。但当他赶至西安火车站时,却发现前往或途经旬邑的列车都因疫情而停运,“车站广场的屏幕上显示,目前只有10来趟车次还在运行,但没有一趟是到旬邑的。”

  因为没有列车,加上双腿疼痛不已,张先生只好在西安火车站旁的一处桥洞下暂住了下来。“来的那天,遇到了一个买不到票的小伙子,看着挺可怜的,我就把自己的吃的分了一半给他。”张先生说,后来他走时,还将自己的棉被分了一床给这个小伙子。

  2月16日,连续休养了5天之后,张先生感觉腿不痛了,便在城中四处寻找出售自行车、棉被、帐篷的商店,“要么没开门,要么没卖的。”久寻无果后,张先生在马路边扫了一辆共享单车,离开了西安。

  “骑自行车的第二天就被拦了,他们说了我很多问题,还要我原路返回。”张先生说,20日上午,他骑行至泾阳某镇的疫情防控点时,被工作人员拦下劝返,考虑到朋友所在的矿厂目前无法提供复工证明,也无法开车上高速接他返工后,他便选择绕道骑向旬邑,“还是得去,不然我就算返回西安也没地方去。”

  经过一段山路后,张先生终于快到淳化了。因体力消耗过大,他无法再继续骑行,便将共享单车停放在路边显眼处,开始新一轮的徒步。当晚11时,淳化交警在巡逻时,发现了还在路上行走着的张先生,询问一番后便为他提供了泡面和牛奶充饥,还赠送了他一副医用口罩。

  “我们核实过,他确实是日前从榆林过来的,也确实是旬邑某煤矿的工人。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我们决定让煤矿的负责人来把他接走。”淳化交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月21日,他们安排了2名民警护送张先生至旬邑土桥检查站,核实了前来接应的煤矿负责人身份后,才交接离开。

  “虽然我没什么发热、咳嗽的症状,但为了安全,到了朋友那后,我还是决定先隔离14天。”张先生说,自朋友将他接回后,他就在矿上一间单独的小房子里自我隔离,虽然依旧没有开始工作挣钱,但好歹解决了他的生活住宿问题。

  2月28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走红网络的张先生向红星新闻抱怨,说自己所在地方的电力系统老化,供电老是不足,他都不敢轻易使用手机:“有几天没发视频了,估计网上的朋友们都担心坏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fx/912.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