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问与答 > 给伊朗送礼?退出伊核协议两周年之际美国撤走

给伊朗送礼?退出伊核协议两周年之际美国撤走

[导读]:我们的使命没有改变,我们仍与该地区的合作伙伴与盟友站在一边。5月8日,美国伊朗问题特使布莱恩胡克对媒体表示。 胡克的声明意在安抚海湾地区的其他盟友。就在前一日,美国宣...

  “我们的使命没有改变,我们仍与该地区的合作伙伴与盟友站在一边。”5月8日,美国伊朗问题特使布莱恩·胡克对媒体表示。

  胡克的声明意在安抚海湾地区的其他盟友。就在前一日,美国宣布从沙特撤出“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并考虑减少在沙特的其他军事部署。虽然不少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此举的本意是施压沙特继续减产石油,但也有声音认为,这是送给伊朗的“礼物”——特别是,这次撤导弹恰逢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两周年之际。

  5月7日,美国五角大楼宣布,美军将从沙特撤出两个“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和两个保卫沙特石油设施的喷气式战斗机中队。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作出了模棱两可的解释,称美国在中东和其他地区都经常做出军事调整。

  “美国目前由于疫情的影响和整体世界格局的变动,需要调整战略,这符合美退俄进的趋势。”西安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王国兵向澎湃新闻()指出,美国从沙特撤走“爱国者”导弹系统,目的之一或是为把武装力量战略部署到更加重要的亚太地区。

  不过,由于宣布撤出“爱国者”导弹系统的时机巧合,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石油市场的动荡对美国石油公司的打击巨大,在一些公司走向破产边缘后,美国此举是对发动油气战的沙特进行惩罚。事实上,在4月的一次电话会议上,特朗普已经威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若沙特不听从美国削减石油产量的要求,将从沙特撤出美军。

  “如果你(沙特)在油价上不听我们的,我们就把你留给伊朗。”伊拉克前副总统顾问、中东问题专家穆罕默德·布洛瓦里如此解读美国对沙特的意图。

  去年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炼油设施遭到袭击,伊朗的什叶派盟友胡塞武装宣布对此负责。这次袭击导致沙特的石油减产数周。正是这次袭击事件后,特朗普宣布在沙特部署“爱国者”导弹系统,以表对伊朗的震慑。

  亦有声音认为,从另一方面来看,美国与铁杆盟友沙特的摩擦,或将“重振”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美国或许无意“送礼”,但巧合的是,宣布撤出导弹的一天后,也正是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重启制裁两周年的日子。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中东问题研究员阿里安娜·塔巴塔白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疫情迫使美国减少了在中东的军事部署,留下沙特和伊拉克,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独自面对伊朗。

  “这为伊朗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契机,可以扩大并巩固其在伊拉克等地区的控制权,并将美国完全排除在外。”塔巴塔白写道,“伊朗领导人不会浪费这种机会。”

  除了美国从沙特撤出“爱国者”导弹,还传出了美国和伊朗进行囚犯交换谈判的消息,这也不禁让外界怀疑波斯湾局势是否发生改变。5月6日,伊朗高级官员称,伊朗与美国正在就囚犯交换协议谈判,根据协议,伊朗将释放曾经扣留的美国海军,交换美国扣留的伊朗裔美国医生。

  事实上,从3月就有声音认为,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美国与伊朗都自顾不暇,疫情或许会成为美伊缓和关系的契机。然而,许多证据又表明,双方仍在敌对的路上越走越远。

  3月,伊朗政府60年来首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财政援助以支援抗疫,但媒体曝出美国计划阻止伊朗获得援助。4月16日,美国称六艘舰艇在波斯湾遭遇伊朗炮艇的“骚扰”。4月22日,伊朗成功发射首颗军事卫星,再度引起美国不满。

  “控制疫情可能是特朗普目前为止在国内的首要任务,但是在国际问题上,特朗普对待伊朗核问题和对伊朗的打压和遏制战略依旧不会改变。”王国兵对澎湃新闻强调,“美伊关系只会出现短期内的缓和。”

  虽有换囚事件,但美伊双方疫情期间的舆论战却仍打得火热。3月伊朗疫情最严重的阶段,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多次在讲话中宣称疫情是由于美国对伊朗发动了“生物袭击”,此后这也成为伊朗官方媒体对于病毒起源的标准说辞。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则指责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有联系的伊朗马汉航空向世界传播病毒,呼吁其他国家抵制该航空公司。

  “从伊朗国内舆论宣传,还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个人性格来看,美国并不会因为疫情就放松对伊朗的打压,相反还会继续加强控制。”王国兵表示。

  5月6日,特朗普否决了美国国会限制自己对伊朗发动战争权力的决议案,称之为“侮辱性的决议”。次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投票未能推翻特朗普的否决。这意味着特朗普仍然有可能像今年1月袭击伊朗高级军事指挥官苏莱曼尼那样,在未告知国会的情况下随时对伊朗动武。

  另一方面,随着伊朗国内强硬派势力的崛起,美伊间紧张局势的缓解预计将遇到更大阻力。今年2月的伊朗议会选举中,保守派大获全胜,而以取得伊核协议成果为政治资本、提倡与西方改善关系的改革派不再受欢迎。

  美国《外交政策》报道称,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两年时间内,伊朗恢复了铀浓缩活动,重启了先进离心机的研发,扩大了核燃料储备,“将生产武器级燃料达到足以制造核弹所需的时间缩短了一半”。然而,一些军备控制专家指出,伊朗仍然需要克服相当大的技术障碍才可能拥有核武器,他们认为伊朗减少履行伊核协议承诺的“分寸”是精心设计的,目的是对其他签署国施加压力,换取减轻制裁。

  但美国从未买帐,反而也向盟友继续施压。国际危机组织驻联合国纽约总部代表理查德·高恩认为,欧洲外交官怀疑特朗普正试图说服英国与法、德两个伊核协议的欧洲签署国与伊朗决裂,宣布德黑兰违反核协议,触发争端解决机制。

  “不确定欧洲是否会妥协。”高恩认为,欧洲人的目光可能也已投向了美国大选。“拜登获胜的几率越高,三个欧洲签署国同意触发争端解决机制的可能就越小。”

  伊朗同样在观望。布洛瓦里指出,“纵使革命卫队采取了一些激烈做法,伊朗外交部还是主张按兵不动,直到美国大选,看看留下的是不是特朗普。”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yd/2020/0511/322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