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 赞美诗 > 奥运延期的额外成本谁承担?IOC、日本开启扯皮

奥运延期的额外成本谁承担?IOC、日本开启扯皮

[导读]:中新网客户端 北京4月22日电 (王禹) 2020东京奥运会作出推迟决定距今已过去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场始料未及的体坛震荡中,延期所带来的衍生危机也逐渐浮出水面。变局之下,包括国...

  中新网客户端 北京4月22日电 (王禹) 2020东京奥运会作出推迟决定距今已过去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场始料未及的体坛震荡中,延期所带来的衍生危机也逐渐浮出水面。变局之下,包括国际奥委会、日本政府和东京奥组委在内的每一个组织和个体都面临不小的冲击与挑战。

  “东京奥运会的推迟就像一幅极为复杂的拼图,需要奥林匹克运动的所有参与方共同协商完成。”正如国际奥委会运营主管皮埃尔·杜克雷所言,东京奥运会延期并非仅是更改日期那样简单,额外成本支出、运动员保障、赞助商和合作方权益兑现……呈现在各方面前的诸多难题,让解决方案的出炉迫在眉睫。

  为了成功举办东京奥运会,日本已经倾注不少心血。东京奥组委2019年年底的预算显示,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直接相关运营费用高达1.35万亿日元。

  但这仍不是本届奥运会及残奥会的总支出,若加上相关公共建设、志愿者培训、无障碍设施补贴、广告旅游等事项,支出总额将达3万亿日元。

  自东京奥运会确定推迟后,所产生的追加费用始终是各方关注的焦点。此前据日本媒体估算,其数字可能达到3000亿日元左右。

  这笔凭空出现的高额成本由谁承担?国际奥委会奥运会执行主管克里斯托弗·杜比在4月3日给出答案,他表示奥运推迟的额外开支将由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共同分担。

  4月16日,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召开电视会议,就东京奥运会推迟后面临的问题达成框架协议,双方同意成立联合指导委员会,负责全程监督各项筹备工作,尽量减少因推迟而造成的额外支出。

  事情发展至这一步,让外界看来,“金钱”并没有撼动两者携手渡过现代奥林匹克史上罕见难关的决心。

  国际奥委会曾表示将追加预计“数亿美元”的经费,但其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16日透露,这笔追加经费仅限“负担有关奥运运动”,并列举了向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和各个国家、地区奥委会的支援,对于是否会负担奥运会追加费用的问题则回避明确表态。

  说明中称在奥运推迟造成的额外成本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同意按照现行的合同条件继续由日本负担。”国际奥委会的说法随即遭到日本方面的驳斥,官房长官菅义伟在21日的记者会上否定称“同意不属实”。

  东京奥组委发言人高谷正哲随即表示,国际奥委会不应该单方面宣布东京成为奥运会推迟造成的额外支出的承担方,更不应该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名义宣布。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也宣称,国际奥委会负担“不可能完全为零”。

  日本共同社的一则报道点出了如今两者之间的尴尬局面,报道中写道:“国际奥委会更加凸显了迫使日方负担的姿态。”

  迫于压力,国际奥委会官方将内容修改为:“日本政府重申,他们已准备好履行举办一届成功奥运会的责任。”但这笔至今还在统计当中的额外支出,也变成东京奥运会延期后最扑朔迷离的罗生门。

  不过作为整个事件的“第三者”,不少奥运项目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也正急需这笔“支援”,以缓解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给他们带来财政状况可能陷入危机的难题。

  如果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原有28个奥运项目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本应在今年收到国际奥委会四年一度的不菲“分红”,而东京奥运会的推迟则使得这笔分红拨款冻结。

  “对很多项目来说,这笔钱至关重要,”夏季奥运会项目国际单项体育组织联合会理事长安德鲁·瑞安说,“这些项目的商业模式不同,他们通常没有太多的储备金,如果奥运分红不能及时给到,这些单项体育组织的现金流转就会出现严重问题。”

  东京奥运会延期导致不少明年举办的大型单项赛事被迫调整,更为现实的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本年度赛事大多也都宣布取消或推迟。

  经济来源的收紧,让包括国际乒联、世界田联等在内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都开始采取降薪、裁员等措施,缓解目前财政方面的捉襟见肘。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单项组织的生存难以为继。”科茨说。于是,国际奥委会顶着奥运会延期造成额外成本支出的压力,决定投入数亿美元帮助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及国家或地区奥委会渡过难关。

  北京时间3月30日,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2020东京奥运会将推迟至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世界体育共同面临的棘手问题终于得到解决。随之而来的,是东京奥运会赛程、运动员参赛资格、资格赛等一系列伴生问题的尘埃落定。

  在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与东京奥组委的相关负责人召开的联席视频会议中,双方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场馆与赛程事宜达成一致,双方认为比赛场馆与赛程最好沿用原计划,将与场馆所有方展开正式交涉并谋求协助。

  北京时间4月8日,国际奥委会在其官网发布了新修定的奥运资格体系原则,外界关心的有关资格赛、参赛配额和参赛年龄等问题有了答案:东京奥运会资格赛截止日期为2021年6月29日;已经发放的参赛配额依旧有效;参赛年龄限制可适当放宽。

  东京奥运会计划发出约11000张奥运参赛席位,目前有57%的参赛名额已经确定,还有约5000个配额未发放。

  国际奥委会鼓励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采用与之前类似的配额分配方法和途径。对于依靠世界排名决定参赛资格的项目,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有权决定新的排名截止日期和晋级方式。

  在国际奥委会颁布新指导原则的同一天,世界田联便宣布东京奥运会田径项目资格赛于12月1日起恢复,并延续至国际奥委会设定的2021年新的资格赛截止日期,国际足联和国际摔跤联合会也都根据新修行的资格体系原则作出相应调整。

  早在2019年6月份,科茨就公开表示,本届赛事已拿到31亿美元的本土商业赞助收入,这个数据几乎是伦敦奥运会的3倍,是近两届男足世界杯的2倍,创历史新高。但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举办则为赞助商及供应商广告效益的“兑现”带来了不确定性。

  东京奥运会宣布推迟之初,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推迟举办的决定得到所有赞助商的支持。但支持归支持,按照体育营销的周期规律,奥运延期势必会打乱赞助商们的布局与战略,由此带给他们的影响和损失最终也只能自己独自承受。

  4月3日,东京奥组委邀请各赞助企业参加了一场说明会,奥组委解释了奥运延期和新日程设置没有挤时间听取各赞助商的意见,并寻求理解。共同社援引参会的企业相关人士的消息称,“说明会的真正目的可能是请求追加费用”。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各企业经营状况皆受到影响,若需要考虑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奥运赞助方面的支出或许会受到审视。但共同社称,对日本企业而言,如果拒绝赞助奥运,也会陷入尴尬境地:“可能导致企业形象恶化,赞助商陷入两难境地。”

  值得一提的是,在东京奥组委的规划中,东京2020奥运会预计收入约6300亿日元,其中近2/3来自赞助商。一边是举办成本的进一步累积,一面是赞助商进退维谷,被东京奥运会延期所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正在将压力传导至与其关联的每一寸角落。(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奇异恩典 | 一个微时代的歌迷社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ms/2020/0423/267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友情链接: